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杂志Magazine美树本晴彦 角色设定画集亚洲插画家青幻舍Seigensha360°BOOK童心异想世界gestalten:自然之作 心的感受PHAIDON:穿越世纪的美学探索限量艺术善本十周年七夕送礼求生指南寺田克也中国巡回活动Rizzoli:重现黄金时代最酷的大小孩善本自版Thames & Hudson:纸上艺术馆你是哪一“PIE”?TASCHEN:打破艺术距离你好,生活家!Prestel:经典艺术史·从文艺复兴到后现代Yale University Press:追寻真理之光导演的洞见演员的剖析电影幕后制作特辑影视创造指南定格的时光Thames & Hudson:纸上艺术馆(1)史蒂文·麦柯里个人作品集世界美食Phaidon:跨越星辰 致敬经典Thames & Hudson:沉醉艺术世界Laurence King:创意领跑Hoxton Mini Press限量版-艺术限量版-摄影限量版-表演艺术限量版-设计限量版Rizzoli:穿梭时空的时尚之旅小老鼠波波DK宝贝触摸书苏斯博士 Dr. Seuss立体翻翻书你好,世界艺术大师启蒙小指南大人物小人物,大梦想皮特猫小饼干洞洞书滑动看抽拉书吉竹申介埃尔维·杜莱艾瑞·卡尔马里恩·杜查斯贝娅特丽丝乔恩·克拉森孤独星球奥利弗·杰弗斯乐高凯迪克奖马克马丁博洛尼亚童书奖纽伯瑞奖其他获奖绘本我的小小外文童书馆普利兹克建筑奖luster出版社Abrams:接受吧 艺术投喂折纸艺术翻翻书青幻舍:光与影之舞Little Gestaltengestalten: 岂止于书善本出版14周年时尚课外读物TASCHEN40周年TASCHEN2022taschenPIE探寻中东欧艺术略影人,诗意地栖居Octopus出版集团线上书展时尚永不眠耶鲁大学出版社带你看历史PRESTEL:“经典”是一种集体认同感把别人的理想,过成自己的日常Sendpoints(2022)SendPoints来一场艺术大巡游!Phaidon你好,世界Prestel 艺术大师启蒙小人物,大梦想Templar 翻翻书天才名人系列Abrams Block纸板书Templar 欢迎来到博物馆Workman 迷你书屋Twirl 拉玩书Thames & Hudson 立体翻翻书Usborne 有声书Chronicle 触摸书吉竹申介 Shinsuke Yoshitake马里恩·杜查斯 Marion Deuchars贝娅特丽丝·阿勒玛尼娅 Beatrice Alemagna乔恩·克拉森 Jon Klassen马克·马丁 Marc Martin菲丽希缇·塞拉 Felicita Sala奥利弗·杰弗斯 Oliver Jeffers凯迪克奖博洛尼亚童书奖纽伯瑞奖其他获奖绘本童心启航 跨阅未来 Read for FunQuarto:始于彩页 跨越万里时尚大牌的宠儿 RizzolABRAMS建筑主题线上书展Little Gestalten2021城市出逃计划 City Escape Plan青幻舍 Seigensha青幻舍 Seigensha(1)PIE(2022)PIE摄影线上书展TASCHENSendpoints善本出版Sendpoints生活在伊甸园PRESTEL:艺术是生活的镜子彩图,为书籍添上吸引力百年传承的真理之光百年传承的真理之光吃掉艺术馆跨时空艺术之旅Rizzoli:艺术之光,有界无限Rizzoil:艺术之光,有界无限Abrams:夏艺派对,向书出发Walker:好奇心·艺趣纸旅TASCHEN创造可能性:安藤忠雄上海见面会点燃设计大爆炸·善本图书快闪店第一站华裔设计师刘扬巡回演讲【安藤忠雄——亚洲的未来】上海保利大剧院讲演活动回顾寺田克也中国巡回活动TASCHEN x 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龍仔尾?貓
Price定价:
217.00
ISBN条码: 9786269655236
ISBN: 9786269655236
Publisher出版社: 有鹿文化
Language版别: 港台Traditional Chinese
Category分类: 中文繁体散文
Authors作者: 蔣勳
Pub Date出版日期: 2022-11-04 00:00:00
Binding装帧: 精裝
Pages页数: 232
Size商品尺寸: 13x19x3.25cm
购买数量:
内容简介Description
留言Comments(0)

內容簡介:

龍尾護持,天長地久;

小貓晝寢,天下太平。

他在龍仔尾,一個屬於自己的桃花源

那麼孤獨,完完全全跟自己在一起

  「受這條龍尾護持,每日抄經、畫畫,閒來看花開,也看花落,與自來自去的流浪貓玩耍,隨意勾勒牠們的動態,或慵懶,或撒嬌,或警戒緊張,彷彿看一頁人性的愛恨悲喜。」—蔣勳

  從一個小小的點開始,真正認識真實的縱谷……

  從一個小小的點開始,完完全全跟自己在一起……

  如果從高空俯瞰,中國台灣東部一條南北向的縱谷,依傍著大河,旁邊還有很多分支,像人體主動脈旁許多分支的小血管。每一條分支,都是一個可以走進去的谿谷,都是一個個說不完的故事。

  龍仔尾,就是這麼一個位於縱谷海岸山脈下的小小村落,地圖上不容易找到的地名,生活著世代勤懇勞動的人民。

  一場大疫,讓蔣勳意外在龍仔尾的一座農舍待下。在這裡,他的肉身被隔離,心靈卻彷彿在桃花源裡。龍在眼前,雲煙飛瀑,活靈活現,還有幾隻貓咪流連忘返。天地彷彿是牢房,他在這裡無所事事,看雲來雲去,看世事原無事非,確有因果的人生……。

本書特色

  ★ 收錄蔣勳創作十幅縱谷與貓咪油彩、水墨畫作,帶領讀者欣賞錦繡大地之美

  ★池上大震之後,蔣勳僅以此書向腳踏實地的縱谷土地與眾生致敬

  ★32開精裝全彩印刷,大疫年代一本值得珍藏的祝福之作

作者簡介

蔣勳

  福建長樂人,一九四七年生於西安,成長於中國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藝術研究所畢業,一九七二年負笈法國巴黎大學藝術研究所。曾任《雄獅》美術月刊主編、東海大學美術系主任、《聯合文學》社長。

  多年來以文、以畫闡釋生活之美與生命之好。寫作小說、散文、詩、藝術史,以及美學論述作品等,深入淺出引領人們進入美的殿堂,並多次舉辦畫展,深獲各界好評。

  著有散文《萬寂殘紅一笑中:臺靜農與他的時代》《雲淡風輕》《歲月,莫不靜好》《歲月無驚》《歲月靜好:蔣勳 日常功課》《說文學之美:品味唐詩》《說文學之美:感覺宋詞》《池上日記》《捨得,捨不得:帶著金剛經旅行》《此時眾生》《夢紅樓》《微塵眾》《吳哥之美》《身體美學》《少年中國台灣》等;藝術論述《漢字書法之美》《新編美的曙光》《美的沉思》《天地有大美》《黃公望 富春山居圖卷》等;詩作《少年中國》《母親》《多情應笑我》《祝福》《眼前即是如畫的江山》等;小說《欲愛書:寫給Ly's M》《新傳說》《情不自禁》;有聲書《孤獨六講有聲書》;畫冊《池上印象》等。

  蔣勳:www.facebook.com/chiangxun1947

【自序】  自己的桃花源

龍仔尾

後記

自序

自己的桃花源

  海岸山脈

  二○一四年,在池上駐村後,好幾年的時間,經常搭乘花東線火車,來往於池上台北之間。

  火車上三個多小時,那是最享受的時刻,安靜地看山看雲看溪流和田野,無所事事,相看兩不厭,一無掛礙。

  海岸山脈和中央山脈中間,有一條長長的南北向的縱谷,池上就在縱谷台東縣界的北端。

  因為中央山脈的阻隔,縱谷像是被西岸繁華都會遺忘的地方。很長時間,沒有特別被關心。那些小小的像廢棄般的火車月台,東里、瑞源,好像還留在昭和時代,漫長的被遺忘的縱谷。

  火車穿行在花東縱谷之間,看到兩邊都是連綿不斷的山脈,一邊是海岸山脈,一邊是中央山脈。那幾年,耽溺在火車沿線的風景中。

  或許,中央山脈、海岸山脈也只是籠統的說法。如果從高空俯瞰,中央山脈雄強壯大,有清楚的輪廓。

  然而,海岸這邊,可以看到不只一層山脈。海岸山脈延續著太平洋的波浪,第一波,第二波,波和波之間,就是縱谷,所以,也不只一條縱谷。

  地質上有一種說法,是菲律賓板塊和歐亞大陸板塊擠壓,造成山脈隆起。但是,我從空中看,又覺得是浪濤的靜止,一層一層,像液體的岩漿固定成山脈骨骼。

  還有一種說法,島嶼其實在漂流,許多中國台灣東部外海的小島,在數十萬年間,陸續漂流,靠攏到中國台灣東部,形成海岸山脈。

  地質的計算,常常是數十萬年,數百萬年,所以短視的文明,很難關心。我們很難理解地質的時間,五十萬年,只是一瞬。

  天氣晴朗的時候,站在都蘭山下,會看到東方非常清晰的綠島。查一下地質的解釋,這個島嶼在地殼擠壓下移動,「每年以八公分速度移動,移向台東」,誰會在意每年八公分的改變呢?然而,地質研究告訴我們「五十萬年」後,綠島就會和中國台灣東部連結。

  距離更遠一點的蘭嶼,每年也在以八公分速度旋轉,一百二十萬年後,也會與海岸山脈連結。

  我此刻觀看的海岸山脈,也只是它在漫長歲月裡一個暫時的容貌?

  五十萬年,一百二十萬年,都只是宇宙中的一瞬,海岸山脈在改變,中國台灣東部會出現一條新的縱谷嗎?

  五十萬年,一百二十萬年,我們的身體會在哪裡?我們今日錙錙銖銖計較的事,還有任何記憶的意義嗎?

  縱谷,首先是島嶼的地質,島嶼的自然,然後,才是人的歷史。

  阿美族卑南族,坐在海岸邊眺望東方三十三公里外海的綠島,命名「Sanasay」或「Sanasan」,發音很類似;但是達悟族從蘭嶼往西邊觀看,綠島是「Jitanasey」。同一個島嶼,有很不一樣的名字。我們思維意識,來自立場、角度,同樣一個綠島,從東邊看,從西邊看,各自有不同角度,也有不同的名稱。

  也許,我們都像是寓言裡的盲人,摸著一頭大象,摸到不同局部,各自有各自不同的解釋。

  我們如果偏執自己的解釋,偏執自己摸到的局部,以為是全貌,其實,就離真相愈來愈遠。

  盲人或許可以交換各自摸到的局部,提供一個接近「真象」的輪廓。但是,盲人通常只堅持自己摸到的局部是正確的,別人都是錯誤的。

  是的,五十萬年太長了,一百二十萬年太長了,短視的文明,迫不及待,不斷爭吵對立,也就離真相愈來愈遠。

  所以,我想用多一點點角度看縱谷。從池上、富里看海岸山脈,也從長濱海邊看海岸山脈,空間不同,會看到不一樣的面貌。

  同樣地,時間不同,五十萬年前,五十萬年後,海岸山脈也有不同的容貌。

  什麼叫做「真實」?

  縱谷

  從高空俯瞰,一條南北向的縱谷,依傍著大河,形成一個接一個村莊。主要的縱谷,沿著一條寬闊溪流。但是,這一條溪流,旁邊還有很多分支,容納了東西兩邊山脈流洩下來的水流,像人體主動脈旁許多分支的小血管。

  瑞穗一帶,秀姑巒溪是縱谷平原重要的灌溉水源。但是,從高處俯瞰,秀姑巒溪還有好多分支,秀姑巒溪上游可以找到樂庫樂庫溪,這是發源於秀姑巒山的重要溪流,這條溪流到玉里安通才匯入秀姑巒溪。受海岸山脈阻擋,秀姑巒溪折向北流,要一直北行到瑞穗附近,才找到出口,穿過海岸山脈,在靜浦流入太平洋。

  秀姑巒溪的分支,西面的樂庫樂庫溪、磨仔溪、石平溪、萬朝溪、卓溪……;東面的分支更多,安通溪、阿眉溪、崙天溪、大波溪……多達二十條左右。

  每一條分支,都有他們的名字,每一條分支,都是一個可以走進去的谿谷。我很想一一走進那些谿谷,知道它們的名字,了解他們的生態,可以離開人煙稠密的縱谷,往東,往西,探訪幽深的山谷,探訪他們在大山間的源頭,了解每一條水文在縱谷兩邊的布局。

  走進縱谷兩旁的分支峽谷,跟著新武呂溪的流向上溯,一直走到初來大橋下,看新武呂溪和卑南溪交匯。再沿著新武呂溪進入南橫的山裡,到霧鹿,到更深的山裡,看溪流千折百迴的峽谷,知道它如何帶著大山最豐沛的飽含礦物質的水源,最後進入池上,灌溉了萬安一片美麗富饒的稻田。

  每一條小溪,匯聚成縱谷的大河,形成南北向的一段,我們說的「縱谷」,一百八十公里長,東西都有源頭,我們在池上、關山、鹿野看到的縱谷,也只是暫時的面貌。由千山裡萬條水流匯聚,形成這條大溪流,我們叫秀姑巒溪,或卑南溪,最後,告別千山萬水,向東流入汪洋的波濤。

  大地像人的身體,古老傳說裡,盤古倒下,他的肉體,骨骼隆起成山脈丘嶺,血管就流成源源不竭的長河,毛髮成為森林、草原。

  我總覺得,盤古最後的呼吸是縱谷的風,夏天從南方吹來,帶著濕熱的雲霧,冬季改為東北季風,穿過長廊一樣的長長縱谷,讓縱谷刺骨寒冷。

  有好幾年的時間,我透過不同方向的車窗,看縱谷外面的山脈溪流,春天青草青青,秋天是一片白茫茫的芒花,看山嶺上雲嵐繚繞。車窗玻璃上有窗外的大山大溪的風景,車窗上也有我自己的容顏,隨光影迷離交疊變幻,我的臉和縱谷風景重疊著,縱谷像是車窗外熟悉又陌生的愛人。

  我因此常常問朋友:「你知道縱谷嗎?」

  回答多很籠統,和我知道的縱谷一樣表面。

  我可以更具體開始認識縱谷嗎?每一座山,每一條水流,每一個最小的部落或村莊。一點一點開始,知道一條長長的縱谷,是很多具體的點組織而成。

  原來籠統的「海岸山脈」,僅僅在富里一帶,可以更仔細認識赤柯山、六十石山、羅山。走進山脈,有一個一個值得慢慢了解的部落,六十石山上的「暗黑部落」,富里不只是「富里」,可以走近一點,看吉拉米代部落在山腰上墾殖的美麗梯田,山坡上的稻田、百年的水圳,一群愛那方土地的青年,他們甚至不說「縱谷」,不說「富里」,他們只說「吉拉米代」。

  從一個小小的點開始,有一天會真正認識真實的縱谷吧……

  從一個小小的點開始,有一天可以認識更真實的島嶼。

  我在六十石山,認識小綠葉蟬咬過,有香氣的蜜香紅茶。很安靜的清晨的茶園,遊客還沒有來之前的金針花田。跟茶園主人閒聊,幫他剝除苦茶籽的外殼,剝了九個籮筐。主人說要送去長濱榨油。六個月後,我收到如同黃金一樣燦爛明亮的六瓶苦茶油。

  茶園主人是一九五九年雲林八七水災遷移到這裡的受災戶第二代,他告訴我關於「雲閩」兩個字地名的意義。「雲林的閩南人」,那是超過六十年前的故事,已經沒有人關心了,歷史是什麼?如何關心每年八公分綠島的移動?

  六十年,五十萬年,有任何存在的意義嗎?

  我們口口聲聲說的島嶼歷史有更具體的內容嗎?

  希望一點一點記錄書寫下我看到的縱谷的晨昏四季,溪流沿岸有拓墾的田地,一年兩期稻作,從插秧到收割,風景都不一樣。

  有時候,偶然從台東坐飛機北返,從高空看縱谷,在雲朵之間,俯瞰兩條山脈間狹窄的縱谷。樸素平實的村落,那一個連結一個的小小村落,生活著世代勤懇勞動的人民,在大山腳下,在激流岸邊,一方一方整齊的田畦,他們的家,他們在那裡找到了自己安身立命的處所。

  龍仔尾

  所以,我能夠說的,只是龍仔尾。縱谷海岸山脈下一個小小的村落,地圖上不容易找到的一個地名。

  龍仔尾在池上萬安靠海岸山脈的尾端,縱谷的邊緣,附近是大片新武呂溪沖積的沃野,開墾成很平坦廣闊的稻田。

  我住在龍仔尾一處農舍,四周都是稻田,每天在庭院看海岸山脈,起伏如龍。龍的背脊,有崚嶒突起的丘嶺。丘嶺之間,時時有雲霧繚繞。清晨太陽從背脊稜線升起,旭日的光,斜斜照亮大片的稻田。有時候是新插的秧苗,稀稀疏疏,三三兩兩稚嫩的新綠,在晨曦中發亮。

  一期稻作大約是立春前後插秧,有時候在舊曆新年後,有時候也趕在年前就插完秧,可以放一個長長的年假。

  其實,龍仔尾的農民,過慣了傳統農耕辛勤的生活,不太習慣休息。現在大多農田已經機械化耕種。但是插完秧之後,還是看到許多農人在田裡,一步一步巡視稻列行距。他們叫做「補秧」,把倒下的秧苗扶正,邊緣機械遺漏的空間再補滿。

  傳統農業像一種手工,一點一點,像是用手在大地上刺繡。「錦繡大地」這個古老的漢字成語,以前覺得是形容詞,在池上看農民補秧,除去稗草,用手捏碎土塊,知道眼前「錦繡」,的確是精緻手工,即使到了工業機械化的現代,龍仔尾農民依然用他們細緻手工錦繡他們的土地。

  立春插秧,經過三月四月,五月中旬,到小滿芒種,已經授粉、抽穗,結成飽滿的稻穗穀粒,龍仔尾此時的風景已是一片金黃。太陽初生的清晨,像閃耀著光芒的黃金,燦爛奪目,海岸山脈的背脊也像飛龍在天,時時有午後的雲瀑飛揚宣洩而來。

  初插的秧田,細細疏落的秧苗田裡積水很多,秧苗和秧苗間隙,倒映著龍仔尾一帶長龍一樣的山脈,潛伏騰揚,在湧動變幻的雲嵐裡,果然如一條龍的游動飛翔。

  祖父和孫子最適合無事時說這條龍的故事,指點龍角龍頭龍鬚,張著大口,身上斑斕的龍鱗,張牙舞爪。慢慢到了龍尾,安靜下來,祖父就和孫子說起「龍仔尾」久遠久遠以前的傳說。

  原來,龍還在眼前,雲煙飛瀑,活靈活現。

  如果有故事,土地總是活著,山水活著,新武呂溪活著,海岸山脈活著,龍仔尾,依舊是龍的尾巴,旁邊護佑大片稻田,護佑十幾戶人家的小小村落。

  我很想告訴朋友,我是龍仔尾居民,我的住處是—龍仔尾一號。

  (節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