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杂志Magazine美树本晴彦 角色设定画集亚洲插画家青幻舍Seigensha360°BOOK童心异想世界gestalten:自然之作 心的感受PHAIDON:穿越世纪的美学探索限量艺术善本十周年七夕送礼求生指南寺田克也中国巡回活动Rizzoli:重现黄金时代最酷的大小孩善本自版Thames & Hudson:纸上艺术馆你是哪一“PIE”?TASCHEN:打破艺术距离你好,生活家!Prestel:经典艺术史·从文艺复兴到后现代Yale University Press:追寻真理之光导演的洞见演员的剖析电影幕后制作特辑影视创造指南定格的时光Thames & Hudson:纸上艺术馆(1)史蒂文·麦柯里个人作品集世界美食Phaidon:跨越星辰 致敬经典Thames & Hudson:沉醉艺术世界Laurence King:创意领跑Hoxton Mini Press限量版-艺术限量版-摄影限量版-表演艺术限量版-设计限量版Rizzoli:穿梭时空的时尚之旅小老鼠波波DK宝贝触摸书苏斯博士 Dr. Seuss立体翻翻书你好,世界艺术大师启蒙小指南大人物小人物,大梦想皮特猫小饼干洞洞书滑动看抽拉书吉竹申介埃尔维·杜莱艾瑞·卡尔马里恩·杜查斯贝娅特丽丝乔恩·克拉森孤独星球奥利弗·杰弗斯乐高凯迪克奖马克马丁博洛尼亚童书奖纽伯瑞奖其他获奖绘本我的小小外文童书馆普利兹克建筑奖luster出版社Abrams:接受吧 艺术投喂折纸艺术翻翻书青幻舍:光与影之舞Little Gestaltengestalten: 岂止于书善本出版14周年时尚课外读物TASCHEN40周年TASCHEN2022taschenPIE探寻中东欧艺术略影人,诗意地栖居Octopus出版集团线上书展时尚永不眠耶鲁大学出版社带你看历史PRESTEL:“经典”是一种集体认同感把别人的理想,过成自己的日常Sendpoints(2022)SendPoints来一场艺术大巡游!Phaidon你好,世界Prestel 艺术大师启蒙小人物,大梦想Templar 翻翻书天才名人系列Abrams Block纸板书Templar 欢迎来到博物馆Workman 迷你书屋Twirl 拉玩书Thames & Hudson 立体翻翻书Usborne 有声书Chronicle 触摸书吉竹申介 Shinsuke Yoshitake马里恩·杜查斯 Marion Deuchars贝娅特丽丝·阿勒玛尼娅 Beatrice Alemagna乔恩·克拉森 Jon Klassen马克·马丁 Marc Martin菲丽希缇·塞拉 Felicita Sala奥利弗·杰弗斯 Oliver Jeffers凯迪克奖博洛尼亚童书奖纽伯瑞奖其他获奖绘本童心启航 跨阅未来 Read for FunQuarto:始于彩页 跨越万里时尚大牌的宠儿 RizzolABRAMS建筑主题线上书展Little Gestalten2021城市出逃计划 City Escape Plan青幻舍 Seigensha青幻舍 Seigensha(1)PIE(2022)PIE摄影线上书展TASCHENSendpoints善本出版Sendpoints生活在伊甸园PRESTEL:艺术是生活的镜子彩图,为书籍添上吸引力百年传承的真理之光百年传承的真理之光吃掉艺术馆跨时空艺术之旅Rizzoli:艺术之光,有界无限Rizzoil:艺术之光,有界无限Abrams:夏艺派对,向书出发Walker:好奇心·艺趣纸旅TASCHEN创造可能性:安藤忠雄上海见面会点燃设计大爆炸·善本图书快闪店第一站华裔设计师刘扬巡回演讲【安藤忠雄——亚洲的未来】上海保利大剧院讲演活动回顾寺田克也中国巡回活动TASCHEN x 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收藏
|
無名的裘德(首度繁體中文全譯本,獨家封面燙金特別版)
Price定价:
160.00
ISBN条码: 9786263184466
ISBN: 9786263184466
Publisher出版社: 城邦-商周出版
Language版别: 港台Traditional Chinese
Category分类: 中文繁体翻译文学
Authors作者: 湯瑪斯.哈代
Pub Date出版日期: 2022-10-29 00:00:00
Binding装帧: 平裝
Pages页数: 496
Size商品尺寸: 21x15x2.6cm
购买数量:
内容简介Description
留言Comments(0)

內容簡介:

英國《衛報》百大最佳小說,哈代三大代表作之一

吳爾芙(Virginia Woolf)稱哈代為「英國小說家中最偉大的悲劇大師」。

文學評論家韋伯(Carl J. Weber)譽哈代為「英國小說中的莎士比亞」。

徐志摩認為,「單憑他(哈代)的四五部長篇,他在文藝界的位置已足夠與莎士比亞,鮑爾札克(巴爾扎克)並列」。

英國文學論評家大衛・洛奇(David Lodge)讚譽哈代在小說中的表現手法,可以用電影術語,如長鏡頭、特寫、廣角鏡頭、超遠鏡頭等來形容和分析,皆適用其中。

曾多次改編為電影、影集、舞台劇和廣播劇。

小學教師理察.費洛森即將離開馬利格林,準備前往基督教堂城,進大學就讀。費洛森鼓勵來向他告別的十一歲男孩裘德繼續學習。裘德在姑婆茱希拉.佛雷的麵包店裡幫忙,並自學希臘語與拉丁語,希望將來到基督教堂城學習。十九歲時,裘德成為石匠學徒,並繼續研讀神學經典,希冀未來成為神學博士。

裘德意外和村中女孩艾拉貝拉相識,不久便發生了關係。艾拉貝拉假裝懷孕讓裘德與她結婚,婚後兩人成為怨偶。艾拉貝拉和父母移居澳大利亞,僅留下一封信給裘德。

裘德來到基督教堂城附近當石匠,見到了同在基督教堂城的表妹蘇,並深受她吸引。兩人去拜會失去理想仍在小學教書的費洛森老師,裘德推薦蘇當他的助教。後來費洛森和蘇決定結婚,裘德為此十分痛苦。失去感情寄託,加上無法順利進入學院讀書的雙重打擊下,裘德開始酗酒而遭解僱,只好回到馬利格林。

裘德痛苦地參加了蘇的婚禮,之後就回到基督教堂城附近找工作,遇見了從澳大利亞返國的艾拉貝拉。婚後的蘇則為自己和費洛森的關係所苦惱,費洛森最後決定跟蘇離婚,蘇也在裘德離婚後,跟他在一起,但兩人一直沒有正式結婚。

這對情人生活得很快樂,當地居民卻因為蘇和裘德未婚同居而蔑視他們,讓這個小家庭度日維艱,造成了日後的悲劇……

【好評推薦】

《無名的裘德》是哈代完成的最後一部小說,無論從主人翁的浪漫情事或是生涯追求各個方面,甚至以社會批判的層面來說,都是極度慘烈的。這部小說早期被學者視為是班楊(John Bunyan)《天路歷程》的反諷,紀錄裘德的尋索與幻滅。其實如果以女主角蘇的經歷來看,小說無異是《咆哮山莊》與《簡愛》的神學展演。……這部小說,在基督教義的檢討上,是哈代嘔心瀝血之作,由兩位主角搏命展演。──國立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吳雅鳳

作者簡介湯瑪斯.哈代Thomas Hardy OM1840~1928,英國小說家和詩人。作為承襲喬治.艾略特傳統的維多利亞時代寫實主義者,哈代在小說和詩歌中都受到浪漫主義的影響,包括威廉.華茲華斯的詩歌。他對維多利亞時代社會中的許多事情都持高度批判態度,尤其是對英國農民地位的低落,例如來自他的家鄉英格蘭西南部的農民。雖然哈代一生都在寫詩,並且主要將自己視為詩人,但他的第一部詩集直到1898 年才出版。最初,他以小說《遠離塵囂》(1874 年)、《嘉德橋市長》(1886)、《黛絲姑娘》(1891)和《無名的裘德》(1895)聞名。在哈代的一生中,他的詩歌受到年輕詩人的讚譽,他們視他為導師。在他死後,他的詩歌受到如艾茲拉.龐德(Ezra Pound)、W.H. 奧登(W. H. Auden)和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的讚譽。哈代的許多小說都關注跟自己激情和社會環境搏鬥的悲劇人物,而且他們經常以威塞克斯的半虛構地區為背景。他的兩部小說《黛絲姑娘》和《遠離塵囂》在 BBC 的「大閱讀」(The Big Read)調查中名列前 50,《無名的裘德》則名列英國《衛報》百大最佳小說。1895 年出版的《無名的裘德》因其對性、宗教和婚姻的爭議處理而遭到維多利亞社會大眾更強烈的負面反應。它對婚姻制度的明顯攻擊,讓他的妻子艾瑪.哈代擔心《無名的裘德》會被解讀為自傳,也對哈代搖搖欲墜的婚姻雪上加霜。一些書商用牛皮紙袋包裝出售這本小說,而韋克菲爾德的主教沃爾沙姆.豪(Walsham How)據說燒掉了他的書。在 1912 年版的後記中,哈代幽默的將這一事件稱為本書事業的一部分:「在媒體做出這些(敵對)判決之後,它的下一個不幸是被一位主教燒死──可能是因為他無法燒死我。」有人認為他放棄寫小說是因為《黛絲姑娘》和《無名的裘德》所受的批評,但也有許多人持不同意見。相關著作:《無名的裘德(首度繁體中文全譯本)》譯者簡介陳錦慧加拿大Simon Fraser University教育碩士。曾任平面媒體記者十餘年,現為自由譯者。譯作:《懷德菲爾莊園的房客》、《湯姆.瓊斯》、《密探》、《北與南》、《山之魔》、《骨時鐘》、《製造音樂》等二十餘冊。賜教信箱:c.jinhui@hotmail.com。

序言

第一部  在馬利格林

第二部  在基督教堂城

第三部  在梅爾切斯特

第四部  在薛斯頓

第五部  在阿爾布里罕和其他地方

第六部  重回基督教堂城

〈導讀〉既神經質又勇敢的蘇:《咆哮山莊》與《簡愛》的神學展演 國立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吳雅鳳

〈導讀〉既神經質又勇敢的蘇:《咆哮山莊》與《簡愛》的神學展演

國立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吳雅鳳

「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哥林多前書》第四章第九節

Jude the Obscure(1895)《無名的裘德》或譯為《石匠玖德》,是哈代完成的最後一部小說,無論從主人翁的浪漫情事或是生涯追求各個方面,甚至以社會批判的層面來說,都是極度慘烈的。這部似乎集結了哈代前幾部小說的悲劇能量,特別是《黛絲姑娘》(Tess of the d’Urbervilles, 1891),但更加抹滅了任何一點救贖的希望。

裘德(Jude Fawley)原是積極向上的農村青年,決心以後來離開村落到基督教堂城(Christminster)繼續求學的小學教師費洛森(Richard Phillotson)為楷模,自學希臘與拉丁文的古典文學,後來受到鄰居一位屠夫女兒艾拉貝拉(Arabella Donn)的誘惑,奉她謊稱的兒女之命結婚,為了生計,只得放棄學習的夢想。然而妻子離他去了澳洲,他如釋重負,前往基督教堂城,以教堂修復維生,並希望能重拾學術憧憬。

正巧他的表妹蘇(Sue Bridehead)也在基督教堂城從事彩繪宗教藝術的工作,他為蘇的美麗、靈巧、自由、不羈所吸引,兩人也互相愛慕。但他們的愛情從此遂展開一個接著一個的悲劇,先是蘇因為知曉裘德已婚,負氣嫁給費洛森,後來又因為瞭解到自己愛的始終是裘德,實在不願意與丈夫同房,甚至在丈夫不小心進來臥室時,竟然因為害怕,從二樓的窗子跳出去,丈夫驚然瞭解她對自己的嫌噁(disgust)。接著她要求丈夫諒解她與裘德的愛情,丈夫非常紳士地,承諾還她自由。在與裘德相處初期,她還是不願意獻身,直到裘德的妻子從澳洲回來,蘇害怕失去裘德,才願意與他同床。

其實在遇見裘德之前,蘇曾與基督教堂城一位大學生相戀,從他那裡,她學會了激進批判的精神,包括基督教與社會禮教對女性的箝制。即使他們真心相愛,蘇一直拒絕與大學生發生肉體關係,最後他絕望自殺。與此相較,蘇對於裘德,算是彼此靈體合一。但是因為他們一直未能正式結婚便同居,而且養著三個幼子,包括裘德與妻子的兒子,社會無法接受這樣違反婚姻陳俗,尤其裘德所從事的教堂修復工作,更使他們無婚的組合受到贊助人的質疑,認為褻瀆基督教。他們漸漸走投無路。

裘德決定回到基督教堂城,希望為夢想再搏一次命。他們在學位紀念日(Enceania)回到此城,傍晚好不容易找到一間民宿願意收容他們一晚,就在隔日早上,裘德與蘇得到一份修復教堂的工作,正準備回民宿慶祝,卻發現裘德與妻子的兒子將另外兩位孩子勒死後,自己也上吊自殺。原因可能是前一晚睡前,那位善感的小孩詢問,為何他們總是找不到棲身之所,疲憊的蘇回答,因為我們帶了太多孩子。小孩將此話放在心上,覺得是他與弟妹的錯。

這個驚人的悲劇發生後,蘇離開了裘德,也放棄了以前獨立不羈的精神,回歸基督教教條,甚至自虐式地回到丈夫身邊,也要求裘德回到他原來的妻子身邊,認定這才是神所認可的婚姻。先前他們不惜違背禮教,卻帶來如此慘烈的後果。當然離開了他們的真愛,兩個人都無法真正完成自我。最後裘德染肺病,就在學位紀念日當天過世,結束了他慘淡的一生。就像蘇曾惋惜地說,裘德錯過了一切原本可能擁有的機會。

他們的悲劇其實歸因於他們的思想與作為超越當代規範太甚,被判為離經叛道。在這部自傳性強烈的小說中,兩位主人翁的塑造融合了多項哈代本人的特質、憧憬與經歷。裘德的石匠背景便來自哈代早年的建築師訓練,教堂修復正是哈代年輕時期盛行英國各地的風潮,而哈代本人雖然對於基督教教義有著深沉的批判,但是他認為教堂是社群聯絡與精神的中心,教堂的建築美學與音樂陶冶人性,維繫人際情誼。

這部小說,在基督教義的檢討上,是哈代嘔心瀝血之作,由兩位主角搏命展演。[1]蘇自身詮釋新約,並從那位心儀她的大學生那裡,瞭解到聖經不一定要被奉為神諭天啟,而是實際的歷史文獻,可依時間程序來重新編排。對於欽定聖經所排除的章節,也應該鄭重閱讀,不需要以教派教條為唯一權威,蘇的態度接近從早期教會時期便存在的不可知論(Agnosticism)與靈知派(Gnosticism)。悲劇發生後,她劇烈地轉向近乎天主教的高教會(High Church)教條派(Tractarianism)。而裘德一開始是遵循儀式的教條派,認為學會了古典語言便可以為學術殿堂接納,最後得以進入新耶路撒冷。愛上蘇之後,他隨著放棄了這個教條,悲劇發生後,他回到妻子身邊,過著完全沒有靈性、沒有感情的生活。他們兩人的神聖旅程交叉在孩子的悲劇上。

這部小說早期被學者視為是班楊(John Bunyan)《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的反諷,紀錄裘德的尋索與幻滅。其實如果以女主角蘇的經歷來看,小說無異是《咆哮山莊》(Wuthering Heights)與《簡愛》(Jane Eyre)的神學展演。哈代作品中對女性角色的塑造都格外深刻立體,尤其是《遠離塵囂》(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的艾維丁(Bathsheba Everdene),黛絲與蘇。學者常說,這些獨立女性受多重壓抑的經歷,多半脫胎於哈代的妻子。

哈代對於她們流露著深厚的同情。特別是蘇的特異獨行。有學者視她為「新女性」(New Woman)的代表,在宗教、情慾上皆隨著真性情,不輕易從俗,積極挑戰制度,敢於說真話,最後,這樣面對世界的純粹勇氣,被孩子自戕的悲劇徹底打敗。蘇在小說裡最常伴隨著英文nervous, nerves這類的形容詞,可以解釋成「神經質」、「緊張」等,也有「膽量」、「鼓起勇氣」的相反意義。

蘇的特異獨行是從心理出發,呈現在精神上,反映在生理上,有著整套的美學型態。她超溢時代的自由,造成她清高孤獨,對自己與他人都堅決徹底,但因為得不到支持而緊張,不能自在的心情彰顯於外。這層描寫是哈代的獨到見解,因為當代保守勢力對於「新女性」的負面刻板印象之一,就是精神損耗甚至歇斯底里,缺乏理性到了極致,或是缺乏女性應有的溫婉賢淑。

哈代筆下的蘇,青春美麗,鮮活大方,但是因為執著理念而時時對抗體制,精神與身體都處於緊繃狀態,除了引人同感惋惜,也可能為她的純粹理念本身產生質疑。蘇與裘德兩位就像同一個人的兩面,他們的結合,就如同《咆哮山莊》中戀人假設性的喜劇結合;蘇後來回歸先生,就像是簡愛願意與表哥同赴印度傳教的小說結局。哈代以此延續勃朗特姊妹在十九世紀中所立下的典範,將其放置在更趨保守的世紀末,以蘇與裘德從靈知論到教條論的交叉旅程,以肉身展演神學的辯論。